现在很多人被称为国学大师,但能不能算得上是见仁见智了。

张缵(又名张秋农)。 年近70岁的张缵教授是国学名家蒋良夫、书法家陆维钊(陆维钊曾是王国维的助教)的弟子,国学功底深厚。 除了书法,张缵还在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国学基础,深受学生欢迎。

张祖安在《细说国学名家》一文中阐述了自己对如何称得上“国学名家”的看法。 他说,国学的基础是小学和章句的学习。 因此,所谓“国学大师”,必须以广博知识、精研先秦典籍为前提。 在此基础上,列出三个条件: 1.在某一领域有原创性成果。 2. 精通小学,能自如运用古文(各种文体)、古体诗词、现代体诗词,并能熟练运用。 如果你是20世纪的国学大师,还必须加上第三个条件:能吸收外来理论而不忘国标,通晓中西,以传统文化为治学目标。 即便如此,他或许可以称为文学巨匠,但未必可以称为国学大师。 张缵还指出,凡是研究先秦及后世文化的文化学者,即使有杰出的成就,也不能称为国学大师。 谁听说过研究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的国学大师? 张缵对大家推荐的国学大师也做了鉴定:“张太炎、王国维、马一夫是公认的国学大师,陈寅恪被称为历史大师,夏承焘被称为大师词学之父,卢树祥、王力,被誉为语言学巨匠。”

启功去世后,媒体称他为“国学大师”。 张缵说,如果启功先生知道了,他会用他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大喊:“请原谅我!” 随便封个‘国学大师’?”

张缵最后说,钱钟书是我国最后一位逝世的国学大师。 从此不可能再有大师了,因为时代不同了,年轻人失去了“深潜”二字,国学原著经典太沉重了。 孤独的人生道路,热闹的善后。

我同意这个标准。 孤陋寡闻,认为只有饶宗颐、唐奕杰、吴晓茹等人可以算得上。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