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国学堂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讲座/

“新媒体语境下的国学传播”高峰论坛现场

2015年8月6日,近200位学者、名人、媒体精英齐聚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出席凤凰网国学频道上线仪式并参加“新媒体语境下的国学传播”峰会论坛。 著名学者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郭启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聘教授朱高正、凤凰网总裁李亚十年文史作家常柴、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副总编辑何大伟分别作主旨演讲。 ,探讨了新媒体背景下国学传播的现实困境及传播策略,并进行了热烈的互动。 传统学者与新锐媒体的对峙让观众大饱眼福。

名家国学讲座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堂/

郭启勇 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

郭启勇:“国学热”需要学术界和媒体联手“拨乱反正”

新媒体与中国研究有何关系? 国学对我们有什么用? 郭启勇教授认为,至少有两点:第一,我们觉得有趣、好玩。 国学中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丰富我们的生活,防止我们的生活过于单薄。 第二,对于普通人来说,国学至少可以让我们身心健康。

在谈及国学大众传播时,郭启勇指出,媒体或者说新媒体对于国学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 因为国学的研究需要系统性,需要旁观性; 而新媒体更注重吸引注意力,但有点碎片化。 新媒体喜欢“炒作”。 冷与热、新与旧之间存在张力,国学传播必须利用好新媒体。 当前的中国研究热潮可谓喜忧参半。 似乎人人都可以教国学,人人都是国学大师。 今天的国学热,确实需要我们的新媒体、我们的学术界来引导、拨乱反正。

有网友指出,民间对国学的需求巨大。 这些人如何学习国学? 对此,郭启勇认为,我们还是需要把国学“讲好”,但现在很多都是扭曲的、庸俗的,甚至是歪曲的。 我们“好好讲”中国传统文化。 对于孩子们和广大民众来说,要想从中受益,就必须上升到精神文明建设的高度。 另一方面,虽然现在国学存在一些混乱,但我们必须有乐观的态度。 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在台上做研究,但我们也不反对有人通过新媒体传播自己的研究成果,因为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现场一位乡村小学老师问道:“小学生怎样才能更好地上语文课呢?” 郭启勇教授结合自己教孙女的经验,建议更多的孩子用寓教于乐、图文并茂的方式让孩子学一点唐诗。 对于宋诗,了解一点蒙古学和四书。 他认为孩子不存在任何碎片化的问题。 让他们开心地读一些故事是很好的。 比如《史记》《论语》里就有很多故事。 我整理了一些供孩子们从故事中学习。 学会做人。 幼儿国学教科书应强调其吸引力,并应尽可能简短和有趣。 至于初中、高中的中国传统教育,则是另一个层面的。

名家国学堂_名家国学讲座_国学名家/

朱高正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特邀教授

朱高正:新媒体有条件让国学变得更好玩

论坛上,朱高正的讲话不时引起全场哄堂大笑。 这位曾经在台湾政坛“力挽狂澜”的学者,思想犀利,语言幽默。 开场白就让人大吃一惊:“我觉得岳麓书院和凤凰网的结合是绝配。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岳麓书院号称千年学府,想必也是我们朱姓老祖宗创办的。”新媒体凤凰网只有20岁左右,他才2岁,刚刚成年,一所千年名校和一个年轻人联合起来,共同推动国学的发展。” “现在国学很乱,凤凰网和岳麓书院联合打造国学频道,我觉得跟公众的引导有很大关系。”

对于新媒体时代开设国学频道的好处,朱高正表示:国学要寓教于乐。 只有新媒体才有这个条件,让大家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国学平台。

有网友问:如何将国学专家的知识以最快、最通俗的方式传播给公众? 对此,朱高正表示,首先,在大学里从事研究的人一定要做好自己的自省。 他以《易经》为例:“据我所知,大学里教授《易经》的人自己不会算命。”有两三天的课,我必须花半天的时间教他们算命。现在大学里教书的人都说算命占卜是迷信,这是错误的。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赢了无法与人沟通,每年在台湾都会有人请我占卜,我告诉他们,别人会问你最私密的事情,所以你要培养良好的品德,不要占便宜管别人的私事,快来勒索钱财,不然以后你走了,朱熹老祖也不会原谅你的。”

名家国学讲座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堂/

朱汉民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院长

朱汉民:我们要把中华传统文化传播到每个人的心里

作为本次论坛的主持人,朱汉民教授结合岳麓书院与凤凰网合作的经历,讲述了传统文化走出山林、走进寻常百姓家的重要意义。 他指出,历史上,如果有读者,就一定有人写书,有人教书,有人印刷书籍,围绕书籍这一媒介建立了一系列文化。 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和传承模式,创造了人类文明史上非常独特、影响广泛的东亚模式。 在古代,这种模式往往是通过书院传播的,过去的传播是读书,然后讲学、讨论。

朱汉民说,岳麓书院自古就​​是“活书院”。 如今,除了进行专业研究外,还需要像朱张辉那样向民众传播儒家文化。 现代新媒体具有非常强大的传播力。 国学研究者可以利用这样的渠道,特别是凤凰网国学频道这样的平台,把真正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东西传播到每个人的心里。

名家国学堂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讲座/

李亚 凤凰网总裁

李亚:网络个人主义时代需要更多国学智慧

凤凰网总裁李亚首先讲了一个小故事:十多年前,他在美国生活时,看到四个外国人在自由广场打麻将。 这让他认识到实用、有趣的东西在文化传播过程中具有先天的优势。 同样,在当今网络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我们看到不少“丑评”现象。 越是有争议,或者说越是离谱、反理性的东西,就越容易最大限度地传播。

这种网络化的个人主义导致理性价值观被忽视。 由于法制、宗教、道德力量等尚待完善,当前社会仍以相对宽容甚至混乱的态度面对。 从各种腐败现象到我们每个人的各种挣扎和焦虑,多重挑战交织在一起。 在这个时代,以中华传统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对时代、社会、每个人都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就个人而言,他们是非常宝贵的智慧源泉。

适应时代对传统文化的需求,新媒体技术在传播方面具有优势,但也存在风险或陷阱。 凤凰网与岳麓书院的结合(国学频道的创立)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开始。 虽然不可避免地要回避情感化、娱乐化、碎片化的时代背景,但凤凰网仍然希望在这样的时代成为思想和智慧的传播者、优质内容的提供者、多元观点的对话者。 平台提供多种技术、多种合作的传播体系,传播有价值的东西。 岳麓书院与凤凰网络的合作是时间和空间的结合,可挖掘的潜力非常大。 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向世界开放,也向过去的历史开放。 这种空间上的对外开放,时间上的对文明古国的开放,可以进一步为古老民族的复兴带来源源不断的资源。 力量。

名家国学堂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讲座/

著名文史作家十年劈柴

十年劈柴:古代圣贤都是沟通高手

作为中国互联网迅速崛起的新大众代表,文史作家伐木十年认为,孔孟等古代圣贤是传播大师。 如果他们不懂沟通,他们的作品就不会产生影响力。 传播国学价值的方式一般有三种:一是聚合传播,如朱张晖在岳麓书院讲学;二是聚合传播,如朱张辉在岳麓书院讲学。 一是点对点服务,如曾国藩家书; 三是大众传播,比如讲故事等。

在当今的网络时代,真正能够传播国学的是新媒体。 这种全媒体传播方式堪称经典。 十年劈柴,结合自身经历,他表示,从2002年开始上网,他就将自己定位为“网络时代的传统学者”。 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不难发现中国传统文化确实在民间复活了。

谈及凤凰网与岳麓书院的结合,他说:“大家都说这是绝配,我们楚人的图腾就是凤凰。‘凤凰在那儿高山上唱歌,那儿梧桐长在山上’。”高山,太阳从另一边升起。” 凤凰坠落的时候,岳麓确实很有艺术感,这是大吉祥的征兆。”

有观众问“传播中国古学的途径有哪些?” 十年砍柴认为,说到今天所谓的互联网+,互联网只是手段,最终的执行还是要靠人来完成。 我们还是回到那句话,只有活水的源头来。 来源必须是好的,即每个人和人才都必须有好的东西。 在传播过程中,有多种渠道。 传播者必须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并且必须与市场相匹配。 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很多传播者不了解,所以在国学市场上经常形成劣币,驱逐良币。 传播者不明白,最糟糕的事情正在蔓延,污水正在流动,所以源头的水被污染了。 这是我们新媒体的责任。

名家国学讲座_国学名家_名家国学堂/

何大伟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副总编辑

何大伟:国学传播和研究是两个维度,更注重基层

致辞一开始,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副总编辑何大伟宣布了自己的家庭状况,并向湖南大学毕业生朱汉民教授致敬。 谈到国学传播与研究的关系,他认为有两个维度:研究是精英思维,传播是草根思维。 从传播角度来说,他更关注基层。

何大伟以祖母的人生经历为例,相信很多像她一样的普通人,目睹了人生中的许多重大事件,却遗憾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但在互联网时代,没有国界,也没有界限。 任何网友都能第一次在山上看到全球大事。 互联网、新媒体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不断融合。 90后被称为“互联网元代”。 他们每天在网上阅读新闻和帖子,然后回复。 事实上,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将个人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存储在云端和服务器上。 这种记忆不仅是个人的记忆,也是全民和民族文化的记忆。

至于新媒体对传统文化的影响? 他认为,技术的改变可能是潜移默化的、潜移默化的,并不是一点点技术就能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 与此同时,文化也在不知不觉中以新的方式成长。 所以我相信传统书院和新媒体的结合,比如岳麓书院、凤凰网,会产生非常开创性的东西。 (撰文:周嘉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