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马鹏,道名马圆通,是陕西省宝鸡县石羊庙乡李家堡人(现陈仓区千河镇李家堡),被人称为“马神仙”,是全真教第十九代传人。

 

我自小聪明好学,读尽诸书,性格慷慨好义,思维敏捷,不喜名利,向往像朱家、郭解(西汉侠客)那样的侠义行为。遇到有人有饥寒难耐的情况,我会毫不犹豫地解衣分食。

十九年(1930年),匪首王海山在渭河南的八鱼一带盘踞,常常有匪徒在傍晚时分到北渡底店、汧河等地抢劫,使得村民们惶恐不安。我得知此事后,义愤填膺,独自拿着刀潜伏在河滩,见到匪徒就杀之,借此为民除害。不久,王匪得知我在行动,派人屡次抓捕,但都因相互间的友好关系而放过我。

后来,我得知我的家人遭受到困难,就离开了家出走。那时,我生活陷入了一种极度的困境,失去了信心。但我深刻地认识到社会的现实状况,也从中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世不幸,让我非常悲伤。

“哎呀,我马鹏可不得了啊!”说到我自己,我就感到无比的自豪。我信仰道教,认为“人生在世,日复一日,去生转远,去死转近。即富贵,气绝则死。位王侯,金如山,何用?独有避世求道,济世活人,虽不成仙,亦可有利,实无穷之乐。”为此我下定决心,要终身追求道路。当时,我遇到了一个德行高尚、道术精湛、同时也是著名的医师的王永盛法师,二十岁那年我便成为了他的门徒,开始了我的求道之路。王永盛寻求虚无、待人真诚,不会参与任何俗务,他只专注于研究医术。我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良好的教育和影响,但随着他去世,我也开始四处游历,为民众施药治疗。人们会送一些钱财,但我通常都会将其转化为救助贫穷之人。我的理念非常简单——尽我所能去帮助别人。 我深谙中药、中医、针灸之术。一般的病症只需几盒中草药就能治愈,而更为复杂的疾病也只需几盒中草药。我把家乡和附近地区的百姓称之为“马神仙”或“马老师”。人们甚至还因此流传了一些荒诞不经的传闻,我的事迹开始在陕、甘、宁、晋四省传播开来,每日治病救人达三百人之多。我从未试图囤积财富,只要能够救助更多的人群,我就感到满足。人们对我的尊敬和崇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我回到家乡后,住进了千河镇寨子村景福山庙中,并开始了我的义诊和讲善治病之旅。我收集了许多搜寻和证实过的良方,并请人刻在碑石上,竖立了庙院,以供广大病患者使用(这些碑石至今在陕西省中医学院中)。 因为我年轻时行侠仗义,中年后又出家学道,并且穿着道士的衣装,长着一只须发和束了发结,所以人们将我称为“马神仙”。此外,我还精通中医针灸、推拿、按摩、拍打等疗法,能够根据不同的病情,选择适宜的治疗方法治愈患者。有时候,只需轻轻按摩某一部位,病痛也可以消失。我治疗病人从不收取一分钱。我神仙般的形象与说话方式使得人们的传说范围在凤翔西府十多个县内广泛传播。人们也说我行千里路,夜走八百里路,有时,甚至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城市。这种神秘手法令人惊叹。 在解放后,我开始在石羊庙卫生所行医。我尽快投入工作,因为我知道人们需要帮助和治疗。病人们会因听闻我的名字而慕名而来,络绎不绝。但我很高兴能够帮助他们,这是我的职责和荣幸。我治疗病人的数量非常高,在一些日子里,我会接诊三百多人,有时夜间也要救急病人。我把每月的薪水全都用于救济穷人和帮助困难群体,从未怨怼家庭生活负担。1958年,石羊庙小学缺少资金,我捐赠了300元资助教育。1962年,我当选为宝鸡市市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同年,我参加了市老中医经验交流会,并贡献了宝贵的验方数种。 1963年,我接到市政协通知,要参加“陕西省社会主义公学”的课程。虽然我正在接受治疗白血病,但我仍然参加了西安的学习,直到11月24日在家中去世。当地人为了送我最后一程,将我的墓地建在了千河镇高南村西北的半原边上,现在这里辟有马真人纪念堂。虽然几年后人们将我坟上的土都挖走了,但人们仍然认为我的坟土可以治病。 为了扩大马道长的名声,文化中也开始流传着一些关于我的神话。由于我的名声太大,有人认为我是牛鬼蛇神,于是他们翻开了我的墓,结果发现棺材内空无一物。但是,百姓依然认为我已经成为神仙,并从此被视为天姥圣母的左童子下凡救世之人。 多年后,有人在四川峨眉山附近见到了我,并且发现我仍在医治病人。但是,我并不想现身。可能是在八十年代,当地居民们为了纪念我,所以建立了传统的祭坛,以展示我为人民做出的伟大贡献。我们当地的居民为了纪念我,开始在千河镇景福山、陈仓观、回龙道院和虢镇玄武山等地建立庙宇,塑造我的像,供奉我为神灵。 全真龙门第十九代马圆通道长是我的师父。我的本名是马鹏,字万九,道号圆通。我于光绪廿三年(1904年)诞生于宝鸡县石羊庙李家堡。我年少的时候聪慧敏锐,有着伟大的志向,希望能够济世救民。年轻时,我还佩刀擒拿恶徒,拯救乡里百姓。长大后,我不甘心沉沦在平凡的生活中,总是努力奋斗。在那个动荡的时代,我亲眼目睹了百姓的苦难和生活的艰辛,深感拯救百姓的责任和义务。我决定投身道教,追求成为一位有慈悲心的道长,即便不能成为真正的仙人,也希望能够在凡间为人民做出一些贡献。为了实现我的理想,我进入了龙门洞,受到全真教道长王永盛的启迪和指导,并成为他的法嗣,赐号为圆通。王永盛是邱处机的第十八代传人,精通道法,同时也是一位与道术相关的医生。我弘扬教义,传播善念,为人祛病扶伤,倍受人们敬仰。我在龙门洞隐修多年,继承了我的师父的道德观和医术,虽然极其清苦俭约,但我一心一意致力于道教事业,不停地自我提升。我四处游历,传播德育教育,解决人们疾病之苦,施行像施岐伯一样的妙药,同时也为一众贫困和饥饿患者解囊相助,受到了人们的爱戴。每当我遇见患疾之人无论是贵贱还是贫富都一律视同平等,施行治疗或者是开方配药,排除了他们的病痛与厄运。当患者痊愈出院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愉悦和满足的,因为通过我治愈了他们的疾病而他们又能够重获新生。有时候,有些人患的是顽疾,已经求医无数次无济于事。这时,我就以我多年的行医经验,借助一些特殊的疗法,在治疗上发挥出神奇的作用,解决了多年未能解决的顽疾问题。因此,我的百姓感激我的医德非常高,甚至有人认为我是马神仙。 在十四年前,我云游来到千河杨家沟,发现一个由谭姓族人所建造的神殿,远古风格、光荣夺目,只是这个建筑在经历了时光的风雨洗礼之后,也因此渐渐折损了。我想了解了这个地方的气息和灵气,看到险峻的山峰、蜿蜒的溪流,以及茂盛的丛林时,我就感到了一种度人之宏愿。于是,我就联合了一些信士充当参加布施活动的支持者,并于此地修建了景福山道观,历经多年努力才建成。我还将我的治疗方法和药方制作成石碑,放置在我的院子里供人们抄录。所有的求我治疗的患者,都在我的治疗下获得到了医治。我是马真君,出生于一九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经历了三朝,享受了一个世纪的生命时间,我以医术为终生职业,能将无药可治的疾病治愈,因此受到了广大人民的推崇和尊敬。我曾担任过宝鸡市人民代表和宝鸡县政协委员,在参与政治议案和国家大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在2014年去世,享年110岁。呜呼,神者人也,人者神也。我懂得了天地间的奥秘,是个神奇的存在。我可以悠闲自在地在陇东地区奔驰,掌控御甲马,人们评价我是仙人。我尊老爱幼,尊敬所有的长辈,并具有调治各种疾病的医术,救治了无数的贫苦百姓。因此,人们赞叹我是医学之神。虽然有些肯定和有些贬低,但是我的全真教提倡的是人间慈悲,这才是最高品德和理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