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中国著名学者来拜访他。 北京大学教授吴晓如于11日7点左右去世,享年92岁。

吴晓如先生是于平伯弟子,著名古典文学专家、戏曲评论家、历史学家、教育家。 吴先生曾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历史系任教40年。 有学者认为,吴教授的离开彻底结束了“朱丽媛(朱嘉欣)、刘(刘增福)、吴(吴晓如)三足鼎立的时代”。

“我只是一名老师,

不是诗人”

吴晓如出生于1922年9月8日,原名吴通宝,小号沙斋。 他是著名书法家、诗人吴玉如先生的长子。

吴晓儒学生时期曾就读于燕京大学、清华大学,194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师从朱精社、朱自清、沉从文、费明、尤国恩、周恩来等著名学者。祖莫、林庚等。他是于平伯先生的弟子,跟随于平伯四十五年。 吴晓如在中国文学史、古代文学、通俗文学、戏剧、书法等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和造诣,被认为是“多面大师”。 一生著作颇丰,着有《古典小说手稿》、《京剧老生流派综合评》、《吴晓如戏曲录》等,一直创作到晚年。

吴晓茹的离开被周围很多人认为“太突然”。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吴先生去世的消息让他难以置信,因为“前天,我把他要我买的电话给了吴先生。 离开之前,他的身体还很好。 他坐在那里吃午饭。 第二天早上,我特地给他打了电话。”

上海资深媒体人翁思哉在微博透露,“吴晓如先生亲自给儿子吴宇打电话说,‘我可能活不下去了。’” 吴宇立即飞往北京。” 但吴煜最终还是没能见到他。 父亲的最后一张脸。

事实上,吴晓茹最后一次进入公众视野也就两个月前。 3月初,《诗歌杂志》在北京揭晓了2013年度“孔子”诗人奖暨年度诗歌奖。 吴晓如凭借《吴晓如诗选》荣获“孔子”诗人奖。 但颁奖典礼当天,吴晓茹因身体原因没有出席,颁奖典礼上只播放了一段他的视频。 他很谦虚地说:“我只是一名老师,不是诗人。当我听说我获得了2013年紫月年度诗人奖时,我很高兴,但也感到羞愧……也许评委们考虑到我是老了,你可以给我一个安慰奖吧。”

文史双通,虽然不是博士生导师

但“男人”还有很多

在北京大学,吴晓茹是文史专家,尤其是文学史专家。 被学生誉为“从《诗经》到梁启超,无所不授”。 此外,他还可以涵盖中国小说和中国戏曲的历史。 历史学、中国诗词史、古典诗词、散文等课程。

同时,吴晓茹还是一位京剧评论家、戏剧史家。 吴晓如与刘增福、朱家苏并称为京剧评论界的“三圣”。 在书法方面,吴晓如继承了父亲吴玉如的传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但遗憾的是,自从20世纪80年代从北京大学中文系转入历史系以来,吴晓如就没有直接的博士生,因为没有博士生导师。

不过,作为一名老师,吴晓茹对学生却十分热情。 许多上过他的课,甚至对他的研究领域感兴趣的学生都会被收为他的“弟子”。 因此,吴晓如广义上的弟子众多。 他对弟子的学术训练也是出了名的严格。

在教授中国古典文学时,吴晓茹要求学生读懂繁体字、草书、古文字。 他说,“要掌握文学,就必须具备小学基础知识”。 不仅如此,他们还要跨过一个门槛:读《诗四观》。 这其实是清朝的一句话。 诗为《唐诗三百首》,第四为《四书》,观为《古文观志》。 他认为,只有把这三本书从头到尾读完、背下来,国学基础才算是上乘。 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你的修养也会提高。 他还提出了分析作品的四个原则:解释训诂、澄清典故、查背景、查生活经验。 他的话虽不惊世骇俗,但仍不失为学问上的“启示世人”。

京剧研究员刘增福的学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京剧评论中,吴晓如“用自己的言行忠实地记录了京剧的黄金时代,也代表了那个时代一个学者的品格”。 吴小如常谦虚地说,京剧评论很“初级”,但在研究方面他并没有放松。 京剧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研究存在很多漏洞。 吴晓茹很少坚持关注历史。 2012年刘增福去世时,吴晓茹曾说:“以前有问题的时候,我还能向刘先生和朱先生请教,现在,我不知道该问谁了。”

不在乎被称为“学警”

在学术界,当更多人谈起吴晓儒时,不禁想起他的另一个外号:“学警”。

说到学术,吴晓茹有点严谨。 他对学术界的一切不良现象,从古籍校对的错误,到学者教授的胡言乱语,再到学术界的抄袭行为,都表达了他诚实的批评……当然,批评的声音太尖锐了,有时“牵连”批评者。 但吴晓茹说:“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说。有人叫我‘学警’,但我不在乎。如果你问我,并不是现在‘学警’太多了。” ”,但太少了。电视、广播、报纸都是反映文化的。人们通过这些窗口来看待你们国家文化的好坏,结果这些窗口漏洞百出,乱七八糟。”

吴晓茹曾在文章中这样评价自己:“我的性子向来急躁易怒,总是直言不讳地表达对恶人的厌恶,不能认真地以仁慈的心去忍耐、对待叛逆的侵略者。” 对于吴晓如的“不留情面”,学生沉玉成曾撰文称:“连我这样的老学生都受不了,所以吴先生一直被人摆布,处处碰壁,一生坎坷” ”。

事实上,更多的学者知道,吴晓茹的学术研究着眼于问题而非人。 如果是好的,那就是好的,如果不是,那就是坏的。 “即使看到被批评的人,他也能很坦诚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很多人都从中受益。” ”。

一位北大老师告诉记者,吴小如先生最后一次登上京剧舞台是在2008年的绝版周年答谢晚会上,当时他演唱了西皮版《桃花会》的原唱段, “天道远在瑶池之上,福寿长在瑶池之上。”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