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恩溥,字鹤琴,号瑞龄,谱名道生 (又名岩生),生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为天师道第六十二代天师张元旭(字晓初)之长子。——天师道第六十三代天师。

张恩溥天师幼读四书五经,诵习道教经典,并习道教之斋醮、符箓,1924年嗣掌天师道之玉印、法剑,道教界按传统习俗称之为第六十三代天师,住江西贵溪上清镇祖传之“嗣汉天师府”,在名义上为当时天师道(亦称道教正一派)之首领。曾在上海、苏州一带开展道教教务活动,抗战期间退隐于龙虎山。

1946年冬,张恩溥在上海倡议成立上海市道教会。标榜以“宗教为重,团结为重”,提出先产生地方性道教会,然后再组织全国性道教会的方案。 张恩溥依靠上海玉皇山福星观分院住持李理山道长的经济和人力支持,依靠当时上海民政局长张晓松在上的帮助,于1947年成立了以李理山为会长的上海市道教会,该会以“研究玄学,阐扬教义,刷新教务,联络道友感情,发展宗教事业”为宗旨。

1947年4月间,该会曾印发由陈撄宁居士起草的《复兴道教计划书》,提出开展“讲经、道学研究、报刊、图书、道书、救济、农林、科仪”等八个方面的复兴计划。因当时解放战争已起,社会形势动荡,无法实行。

1947年秋后,张恩溥又发起组织全国性教会,终因经费和与李理山争地位相持不下而成为泡影。张恩溥在20世纪40年代末还曾被政府在名义上给予第二十军副军长头衔。

1949年解放,张恩溥到达,携带长子张允贤和祖传“玉印”及“法剑”一口。至后,初隐居于台北市大龙峒觉修宫,继续规划教务。1950年在台北创建省道教会,并出任理事长。设立“嗣汉天师府”驻台办公处,开展教务,传授法箓。

1957年又附设道教居士会和道教师会于府内,聘用道行高深者为大居士,委派道行资深之法师为师。

1964年夏,率团访问了马来西亚(吉隆坡、芙蓉、马六甲)及新加坡等国。宣扬教义,传授法箓,信众求度者甚多。

1966年,在原省道教会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华道教总会,1968年张恩溥当选为首届理事长。该会提出辅导道教各派整理经忏科仪,建立与各道派之间的教务联系,并开展对外国的传教布道工作。

1969年春,率团赴菲律宾访问。同年12月25日因病在台北市北投区杏林二路25号私邸羽化。

社会贡献

现任“中华道教会”理事长为台北指南宫董事长,“中央评议委员”高忠信,该会下辖省、台北市、高雄市3个分会,21个支会。

“道教会”的组织十分松散,有大量归属道教的宫庙并未入会。据统计,到1991年底,地区登记在道教名下的宫庙共6777座,非团体会员者就有3052座,占45.03%。同期道教教职人员共31640人,其中男28270人,女3370人;登记信徒990436人,如加上未登记者,信徒达274.4万人,宫庙达8044座(1990年底数字)。道教界在还开设有幼稚园169个,图书馆445个,康乐中心882个,出版定期和不定期刊物308种,其中比较知名的有《道教文化》、《道教学探索》等;近年,又创办了一所“中华道教学院”.
张恩溥真人虽毕生皆追随政府,但到台后一直眷恋龙虎山祖师宗坛,盼望早日能返回与亲人团聚。临终犹嘱后人要重振嗣汉天师府,希望祖国能够早日统一两岸。

张恩溥突然离世,天师之位难以传承

随着张恩溥年纪渐长,选定下一任继承人成为了让他烦恼的事情。

按理说,“张天师”封号的应该是嫡长子继承制,但只可惜张恩溥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的大儿子张允贤来到没几年就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也因为长子的离世,让张恩溥悲痛欲绝,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最终支撑不住,在1969年猝然长逝。

等到张恩溥去世后,天师继承人的遗留问题成了道教的第一要务,既然大儿子不在了,道教的人立马想到了张天师的二儿子。

“麻烦您出面继承天师之位!”道教会各位长老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不必劝我了,我对于传道没有丝毫兴趣,我的理想是成为科学家!你们请回去吧!”二儿子不顾大家的再三劝解,心中固执地认为只有科学技术才能强国。

于是他坚持放弃继任天师之职,众多道教会成员也是望之兴叹,无可奈何。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有成员提到了一个人——张源先。

他是张恩溥的堂侄,从小便跟着张恩溥学习道法,功底深厚,再加上此人为人踏实,深得张恩溥的信任和喜欢。

在张恩溥为了大儿子去世郁郁寡欢那段时间里,是张源先站了出来,扛起了道教会的重担,帮助张恩溥打理大大小小一切事物。

张智雄道长:张恩溥天师传下的培养本命真神的方法 张恩溥天师校印《北斗经》 张恩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