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第一部分描写了北国壮丽的雪景,绵延千里,表现出雄伟、旷达、豪迈的意境,表达了诗人对祖国壮丽河山的热爱。 下部电影讨论抒情,重点评论历史人物,歌颂当代英雄,表达无产阶级要做世界真正主人的远大抱负。 全词集情景描写、议论、抒情于一炉,意境宏大,气势磅礴,情感奔放,胸怀豪放,颇能体现毛泽东诗词豪放的风格。

第一部影片描绘了忽暖忽冷的北方雪景,展现了我们伟大祖国的壮丽山河。

“北国风光,万里冰封,万里雪飘”这三句话总是描述着北方的雪景,带领读者走进一个广阔的银色冰雪世界。 “北国风光”是第一部电影的开头句。 “千里”和“万里”两句交织在一起,即千里冰雪覆盖,万里冰雪覆盖。 诗人登高望远,视野十分广阔,但“千里”、“万里”却远非肉眼所见。 这是诗人视野在想象中的拓展,意境更加开阔,气韵十分宏大。 天地浩瀚,纯净一色,包容万物。 《冰》平静而安静,《雪飘》轻舞,静与动对比,静中有飘动。

“放眼长城内外,空无一物,上下河水忽止流。” “看”这个词引导着文本的其余部分,直到“我想与上帝竞争”这句话。 这里的“望”字就是登高望远的意思,有很大的想象力。 展现了诗人自身的形象,让人感受到他的英雄气概。 “望”字之下,展示了最能体现北方风情的长城、黄河、山脉、高原等雄伟景观。 这些风景也是我们伟大祖国的形象。 “塞内塞外”是从南到北的意思,“江上下游”是从西到东的意思。 面积如此广阔,对应了“千里”、“万里”两句。 磅礴的意境,表现了诗人博大的胸怀和磅礴的气概。 《未雨茫茫》和《蓦然失落》分别对应着《雪飘》和《冰冻》。 “惟语”二字,更强化了白色的雄伟景象。 “骤失”二字表达了变化的速度和严寒的猛烈,让人想起滚滚江水结冰前的磅礴气势。 这四句用视觉形象,让冰冻飘雪的景色有了更具体、更丰富的直观,显得更加雄伟、磅礴。

“银蛇在山中舞动,蜡人本在山中驰骋,欲与神较量”的动态描述。 “银蛇舞山,蜡人骑山”的动态描写,充满了活泼奔放的气势。 加上一句“我要与神较量”,表达了“山”“本”与天相连,更具有蓬勃的姿态和竞技的活力。 “山”和“原”都是静物,写它们“舞”和“跑”,这种化静为动的浪漫想象,当然是因为在大雪中看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和丘陵。 ,确实有一种山地舞跑的感觉。 诗中的动感,诗人情感的亢奋,使眼前的大自然显得生机勃勃、生机勃勃。 。

“晴天,见素衣裹红衣,分外妖娆”描述虚拟场景,与前十句的真实场景形成对比,想象雪后晴天的场景,营造出一种虚拟的场景。新气象。 雪中​​的景象在浩瀚中显得雄伟,而雪后的景象则显得清秀迷人。 “望”字对应“望”字; 《裹着红衣》把乡村的美景比作少女的衣服,描写了红日白雪交相辉映的绚烂景象。 “异常妖娆”,赞叹之情溢于言表。

影片的第二部分,毛泽东主席感叹祖国山河的壮丽,介绍了秦始皇、汉武帝等英雄人物。 他议论历代英雄,表达了作者的远大志向和博大胸怀。

“江山美人多,引无数英雄弯腰。” 可以说全诗衔接得天衣无缝。 《祖国如此美丽》接续上一部电影,总结了上一部电影中对风景的描述,并对“北方的风景”做了总评; 从“引无数英雄弯腰”开始,开始评述历代英雄,抒发诗人的雄心壮志。 这种过渡使整个词融为一体,给人一种紧密、完整的感觉。 祖国的山河是如此美丽。 难怪吸引了古今众多的英雄豪杰倾心于他们,力争一统天下。 “争”字描述了英雄之间的激烈战斗和一代又一代英雄的兴衰经历。 “弯腰”的形象展现了每位英雄倾心的姿态,透露着为之奋斗的动力。

“惜秦汉帝王,文才稍逊;唐宋先祖,风韵略逊。一代天才成吉思汗,只知弯弓射大”。老鹰。” “惜”字引七句开始评历代英雄。 。 诗人点名了历代帝王中极具代表性的五位人物,将历史画面一一展开,使评述得以具体而生动地展开,就像翻阅一本千年历史书,评说其中一样。一个。 “珍惜”二字定下了历代英雄的评论基调,充满了遗憾和批评。 不过,措辞很有分寸,“文采稍差”、“风骚稍少”,并不意味着完全拒绝。 至于成吉思汗,则是想先镇压再进。 文笔跌宕起伏中,不仅有一种极度的悔恨之感,而且“唯识”二字的使用也带有嘲讽的意味。 “弯弓射大鹰”形象地表现了成吉思汗只靠武艺而不懂得武功的形象。

“都过去了,数风流人物,看今朝”,“都过去”三个字,字面尽,意无穷,具有点睛之笔。 简述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转向诗人所处的当今时代,点出全词“数风流人物,亦放眼当下”的主题。 “今天”是一个新时代,新时代需要新的浪漫人物来引领。 “今天”的风流人物不负历史使命,超越历史英雄,拥有更多杰出才能,必将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伟业。 这是诗人坚定的信心和远大的志向。 这个令人震惊的尾声发出了超越历史的宣言,表达了改造世界的雄心。 那一刻我思索千年,那一刻我洞察未来,那一刻我豪情满怀,那一刻我为过去和现在感到自豪。

《沁园春·雪》凸显了毛泽东词风的雄浑与气势。 作为领袖,毛泽东的博大胸怀和雄心壮志,与北方广阔雄伟的雪景是同构的。 作者见“千里”“千里”,“欲与神较量”; 纵观千年,引领国家兴衰。 。 充分展现了雄伟、豪放、奔放的风格。

全词用词、用词,多用比喻、典故。 它明亮有力,挥洒自如,词意流畅,流淌万里。 整个词都押韵,仿佛是偶然完成的。 虽然风格老旧,但却给读者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它不仅是从文字语境中表达出来的新的精神世界,而且首先是文字表达了形象的系统,形象生动、简洁通俗、易背、易唱、易记。

关于作者

作者 admin